落日故园情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现代诗
摘要

翠袖寒,女,辽宁省鞍山市人,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,系辽宁省营口市作家协会会员,作文教师,诗歌、论文散见于报刊杂志。钟情于读好书,作诗文。 感谢各位文朋好友的到访、留言、祝福!希望诗友们不吝赐教!

天涯游子意,落日故园情

作者:翠袖寒

天涯游子意,落日故园情

——雪野《故乡树》欣赏

文/翠袖寒

故土家园,是诗人的精神之源,是其灵魂孕育丰盈的摇篮。古今中外的作家诗人其童年生息故园都是写作不竭的原发地。马尔克斯,莫言、贾平凹、海子等无不受其生养之地的化育而成长,故乡的恩德风情人事都存活在其作品中。

落日故园情

落日故园情

这首“第三届溵川文学奖诗歌大赛作品”《故乡树》碰触了我心底那柔柔的故乡情怀。

“天涯游子意,落日故园情”。诗歌开篇,从景物写起,着笔就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有声有色的意境:一棵苍老蓊郁的经年古树,以生命的姿势恒久地站立在村口,无论风吹雨打,尽情地葳蕤、苍劲,以坐标的形象迎接游子们归家,并守望着故园的一切。

诗人展开艺术想象的羽翼,把赤情停落在故乡熟悉的古树上,并自然地转入到对故乡古树的描写:

(它随季节伸枝散叶昭示生命

活得比所有村人都兴旺长久

它历经太多生命的离逝

依旧伟岸的站在那里

春夏葳蕤,秋冬苍劲

落下的枯叶化作泥土)

村口的古树,静静地守卫在故乡家门前,年复一年,周而复始,历经世事变迁,沧海桑田。诗人以写意传神之彩笔描绘出故乡村口古树的绰约风姿,并将自己的心境作了形象的外射,把自己内心的情绪物化、对象化,村口的古树是诗人故乡的象征,也是情感的投射,诗人对故乡的眷恋,都浓缩在古树这个意象之中。

表达了对故乡深厚的情思。

(也许它存储着人的记忆

它挺立尤如故园恒久的坐标

没有它,故乡也许会找不到

为了背井离乡的游子们归来

它将永远忠诚的扎根这片热土

任凭风吹雨打霜欺雪凌

始终昂着不屈的头默默地在守候)

这段比拟式抒情,荡气回肠,字里行间,充溢着诗人对故园深深的爱恋。

故乡树

文/雪野

在村口,一棵树站在那里

站成了一个人傲立的姿势

它随季节伸枝散叶昭示生命

活得比所有村人都兴旺长久

它历经太多生命的离逝

依旧伟岸的站在那里

春夏葳蕤,秋冬苍劲

落下的枯叶化作泥土

也许它存储着人的记忆

它挺立尤如故园恒久的坐标

没有它,故乡也许会找不到

为了背井离乡的游子们归来

它将永远忠诚的扎根这片热土

任凭风吹雨打霜欺雪凌

始终昂着不屈的头默默地在守候

接下来继续欣赏《离殇》

《离殇》这首诗,诗人运用象征,梦境,借代等手法,截取生活的回忆,并借助有行的具体物象表现无形的主观情感,披露真诚的情感世界。

父母在,家就在,故乡就在。“老家下雨,我的心头也会潮湿。”所有的情感牵绊都源于最挚爱的亲人,最眷恋的故土。当父母谢世,思念、乡恋之情被剪断,唯剩下一首离殇,想要寻找,只有在梦里了。

诗人随着思绪的飞越,笔墨的挥洒、点染,进而情感倾泻,(想念故乡时,就夜夜做梦

除了亲人坟头的野花盛放

还梦见黄土垅上庄稼在摇曳生长)

“明月楼高休独倚。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”

这一组乡情诗写得缠绵温柔,挚诚亲切,也是诗人情感领域里独绝的情歌。每每吟诵,都会撞击心房最温柔的那部分。

离殇

文/雪野

父母在世时,故乡很近

老家下雨,我的心头

也会湿润

父母谢世后,故乡很远

夜闻犬吠,我在梦里

亦感心惊

当一列时光牌老火车

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奔驰穿梭

父母亲人先后坐到了终点站

惟余我跪下来磕头奠酒呓语

身为游子,故乡与我渐行渐远

想念故乡时,就夜夜做梦

除了亲人坟头的野花盛放

还梦见黄土垅上庄稼在摇曳生长